山西中土古典>竞技网游>笨蛋弟弟被抓回家强制爱 > 1、狠狠入侵|在体内打转|激烈|黏腻声环绕
    夏晚是被下身激烈的抽插活生生撞醒的。

    脖颈间灼热的呼吸蔓延全身,迷蒙中似乎还有来自嘴唇的柔软。

    他下意识地想推开压在身上的人。

    可一只冰冷的手猛地攥紧了他的脖颈,贴近的呼吸间,带着浓重的警告。

    夏晚的推拒让身上的男人变得更加恼怒,下身的小穴也被迫迎来了更加凶猛的冲撞,巨大的肉棒疯狂地在身体里进进出出。男人为了方便操弄的动作,甚至将夏晚的双腿一把抓起,压低了贴近在身前,露出他湿热的穴口让龟头狠狠入侵。夏晚被撞击得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股股情热的液体随着肉棒的抽插顺股沟流下。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他好不容易聚焦起视线,看清了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他半阖着眼,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显出一片浓密的阴影,随着夏晚的注视,抬起了头,一张淡然的清冷面孔暴露在了月光之下。

    是自己的哥哥,姜辞。

    「我……我是你弟弟啊,我们不可以这样的。」夏晚心神震颤,边说着边伸手劈向他的脖颈处,趁着姜辞剧痛之下的一怔神,挣脱了出来。

    他快速屈膝向外爬去,可是哥哥的反应速度远超常人,还没爬两步,就被他用手臂环住了的脖颈。大力的禁锢之下,窒息感越来越强烈,夏晚不得不后仰到哥哥怀里,紧接着又被重新拖回了他的身下。

    低沉又温柔的声音环在他耳畔,但姜辞那阴森的语气让人胆战心惊,「你还知道自己是哥哥养大的弟弟,那么,又为什么想从哥哥身边逃走」,姜辞的语气淡淡,全然不把世俗道德放在眼里,手指捏着夏晚的腮肉,眼神晦暗地一寸寸扫过他的身体,「而且,你是不是我弟弟,我一点也不在乎。」

    与他缓慢的语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重新嵌入夏晚身体里快速抽插的性器。

    哥哥在情爱方面天赋异禀,虽然长了张柔弱的高岭之花美人脸,但下身的鸡巴长得又粗又长,夏晚估摸着得有二十多公分了吧,巨物一插到底,体内的脏器仿佛都被他顶弄到,小穴无比艰难地吃入大肉棒,又被肉棒大力地摆弄抽插,夏晚感觉自己仿佛要被劈开成两半。肉穴被红肿的龟头刺开,鸡巴凶猛地贯入腿心深处,性器的交合处被哥哥剧烈的抽插捣出不少汁水,黏腻的「啪啪」性交声环绕在整个房间。

    「哈……啊……不行……哥哥……我们不可以这样……」

    夏晚咬着牙坚持不发出暧昧的声音,可随着哥哥的动作,仍是会控制不住地泻出几道呻吟。哥哥托着他的腰,大掌紧紧卡住胯骨,在细嫩的皮肉上留下一串串暧昧的掐痕,慢慢地开发着他的身体。

    肉穴被他的大肉棒撑得满满的,心里虽然抗拒,可是身体还是诚实地被剧烈的快感湮没了。哥哥的大肉棒一下下凿入他的腿心,止住了身体由内而外的瘙痒,双臂被他紧紧环住,鼻息间也都是哥哥那熟悉的充满了安全感的味道。夏晚没有过相关的经验,不知道和其他人会不会也能产生类似的感觉,但被哥哥完全地占有,让他既有离经叛道的苦涩又升腾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暧昧又潮热的氛围里夏晚的耳根开始发红。

    哥哥低笑着,抬手抚摸他泛红的柔软耳根,满意地看到他拧起了眉头,耳垂也由淡粉变得鲜红欲滴。

    「你每次害羞时耳朵都会变红,现在也是在害羞吗?跟哥哥做爱的感觉其实很不错的,是不是?」

    夏晚刚想否认,却被宽大的手掌扣住了下巴,拒绝的话语被迫含入。嘴巴被打了开来,哥哥冰凉的手指暧昧地抚摸着他的嘴唇,而后滑入口腔里,抚过牙齿又按住了湿软的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