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晴睡意正浓,突然被旁边咀嚼的声音惊醒。

    她下意识侧头去看,却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到毫无睡意:一只巨大的老虎正在旁边进食,锋利的牙齿咀嚼着血肉,残破的尸体已看不出是什么生物。

    鼻子后知后觉闻到浓烈的血腥味,争先恐后地顺着鼻腔钻进脑袋里。身体也终于察觉到身下柔软的草丛,带着微微的刺痛。

    凌晴瞪着眼睛不敢乱动,身体僵硬着,脑子一片空白,只楞楞地看着巨虎进食。

    巨虎一身浓密发亮的白色毛发,半卧着享受美食,神情看不出什么,一双眼睛却格外锐利,牙齿白皙而锋利,让凌晴忍不住颤栗。

    她缓缓闭上眼睛,轻轻的将头又转了回来。她不敢动,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明明她昨晚睡在自己家中,一觉醒来却什么都变了。视觉被阻断,但听觉却更加明显,肌肉被咬断时的微微撕裂声都一清二楚。

    凌晴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怎么办?应该怎么办?

    最好的情况是白虎进食后就会离去。但身在森林里……又该去哪里?

    最坏的情况是白虎没有吃饱,看见旁边横卧的人类忍不住张开大嘴……。

    凌晴颤抖的睫毛颤动的更加厉害,里面冒出晶莹的泪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她平躺着,甚至不敢抬手擦一擦眼泪。她忍不住开始埋怨起老天,凭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心中的怒气逐渐压过害怕,但她仍然时刻谨记旁边的白虎,因为那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未停止。

    约20分钟后。

    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凌晴已平静的心突然又提了起来:它在干嘛,那个……巨大的老虎。它走了吗,抑或是还停留在原地。她的睫毛不停的在颤抖,想要睁眼看一看,却又怕被发现。

    白虎却好像终于发现旁边有一条人类,横卧在草丛中,它被她白皙的皮肤吸引了视线,却只是一瞬。它走向旁边的河流,清洗了一下爪子,喝了点水,饱餐的餍足感让它甩起了尾巴,清理起毛发。

    凌晴听到它踩着草丛的声音渐渐变小变远,提着的心终于微微放了下来,紧绷到微微酸痛的肌肉也逐渐松弛。

    它走了吗?

    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蓝天,没有一丝白云,纯粹的蓝色。她突然被这蓝色吸引住了心神,好漂亮的蓝色!

    耳边却又响起爪子踩在草丛中的声音,凌晴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它回来了!

    她轻轻的侧头,正对上一双湛蓝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