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土古典>竞技网游>穹左合集 > 【穹枫丨纯车】脱敏治疗(上)
    穹觉得丹枫是世界上最爱咬人的omega,他认识那么多omega加在一起都没丹枫牙尖嘴利。

    物理层面上的尖和利。

    发情期刚过一天半,穹的肩膀和手腕就已经被丹枫咬的破破烂烂,大片皮肤上都泛着青紫,还有几处重的破皮渗着血。

    穹无奈的摸着丹枫紧缠在自己腿上的龙尾,好脾气道:“有空我要去罗浮找景元请教一下。”

    听到这话的丹枫把尾巴收紧一圈,懒洋洋地靠在穹身上,语气很不好:“不许。”

    “我还没说什么事呢!”

    “不许。”丹枫重复,“有事问我。”

    穹叹口气,决定先行妥协:“好吧,那神通广大的前任龙尊大人,请问被持明咬了需要打狂犬疫苗吗?”

    丹枫掀了下眼皮子,道:“想挨打直说。”

    先不说物种差异之下药效是否一致,就单凭他秽土转生用的这个壳子,就注定不会出任何问题。家养龙,哪来的病菌,咬两口没准还能延年益寿。

    穹听不见丹枫的腹诽,只能察觉到怀里这位夹他夹的更紧,尾巴尖也开始很不耐烦的左甩右甩,扫到脚踝的毛茸茸触感十分痒。这是劲儿还没过去,想继续的意思。

    穹抬头扫一眼智库的门,那里原本就紧闭的毫无缝隙,托了前任持明龙尊大人的福,现下更是被一层幽幽青色丝丝缕缕的包裹缠绕住,外界的声音一点也没传进来,相对地,里面的声音也是一点都传不出去,很安全。

    “你里面有点肿。”穹收回视线,对丹枫说。

    丹枫低低“嗯”了一声,翻身骑坐在穹身上,低头咬穹的嘴唇:“你也肿。”

    穹想说他的肿和丹枫的肿可全然不同,他的完全是、完全是…精虫上头,兴奋的肿,不光肿还硬,还时不时的跳。他都能感受到自己的龟头把里面完全撑开了,黏糊糊的体液粘在褶皱上,是如果拔出来肯定会拉丝的程度。

    持明族的发情期和omega基本上是完全一致,但在仙舟有另一种叫法,生理变化也有些许不同。例如丹枫现下正在发光的,眼角和侧脸的青色鳞片,以及…操了一天半也没操开的生殖腔,和肉穴里面格外多的分泌物。

    水真的好多,多到这身体不像是丹恒的,而是用液体临时凑出来用的一样,不光结合处,连床铺都湿了整整半个,好像拧一下就能拧出水,干涸之后很快就会再铺一层新的,如此反复,空气里都充满着潮湿和黏腻。

    “嘶…”穹倒吸口气,“又咬我!”

    丹枫把嘴里那块肉松开,舔了下牙齿,低头和穹接吻。他半阖着眼,垂眸看进穹的眼中,从里面看到了一点自己的倒影。那确确实实是他的脸,他用了八百年,可现在是丹恒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