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土古典>竞技网游>后海七号 > 连续的风浪天
    往来的西洋佬,做海军的那些个Alpha在红蓝灯光下聚成一团,谈论的无非是票子、马子、婊子。

    正好,后海七号最不缺的就是婊子。

    婊子无情,现在我就是这样无情的婊子。

    细烟捻在手里落了满地的灰。

    “洗澡了没?”推搡了一把身侧的Alpha。

    庄昭平懒得跟我闲聊,妈的,死男人。

    庄昭平操逼不像其他客人,总是翻来覆去说一些老土笑话,几把短得可怜,还得装作很爽的样子附和。

    他操就是操,跟他妈不知道累似的,爽了一回,要休息一两天。

    今天也是,这几天海上是风浪天,平常是一个星期来找我一次,这次数日子憋了大概半个月,操你妈的腰算是废了。

    他懒得理我,我倒是无聊,麻利剥光衣服坐在他大腿上,牵着他的手摸我的逼。

    “想了吗。”

    在他面前,总是更放肆一点,说到底他脾气好、给的钱多,况且还是熟客。

    后海七号本来点beta就少,别说是点男bate。谁像庄昭平,头一次来点名就要男bate。

    后来熟了我问了为什么,他说不想戴套,不想闹出人命。我笑着说你要是能把bate操怀孕也是nb,没想到还真他妈说准了。

    都是后事,现在的我只感到后悔。庄昭平是他妈的憋得真狠,捏着几把就操了进去,没搞什么前戏,硬生生往里面捅,我疼的难受他也进不去。

    没好气的推搡了一把。

    “滚出去。”拿着床头柜的润滑就往底下倒,扣着阴蒂伸手做扩张,他也不知道帮忙,就知道在我脖子上啃。

    刚塞入三根手指还没扩完,他的几把又磨磨蹭蹭上来了,顶着腿根就往里进,一寸一寸顶到深处一直顶到生殖腔。

    我俩都爽的喘了出来。